本篇文章1538字,讀完約4分鐘

新華社薩拉熱窩6月16日電信:歐洲咖啡館文化的回歸

新華社記者

早上7點半,巴黎塞納河左岸的花神咖啡館重新開張,雖然開放了室外露臺區域,但還是稍微安慰了一下疫情肆虐的巴黎人。 客戶來得早一點,他們想恢復生活的儀式感。 花神咖啡館的經理赫莉戈維奇說。

這是6月初的場景。 隨著疫情放緩,近一個月來,從巴黎到羅馬,從巴塞羅那到維也納,從維爾紐斯到薩拉熱窩,一度瀕臨滅絕的歐洲咖啡館文化,開始逐步回歸。

找回快樂的時光

花神咖啡館重新開張那天,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這份喜悅。 他說,咖啡館和餐廳重新開始營業,標志著法國人重拾快樂時光。

花神是法國人的驕傲,也被譽為世界咖啡館文化的代表。 在咖啡館的紅褐色桃桌子和椅子之間,氡咖啡的香氣中,隱藏著豐富的文化密碼。

近一個世紀前,存在主義哲學大師和合伙人波伏娃是這里的???,他們分別寫了代表作《存在與虛無》和《第二性》。 至此,花神曾經享有薩特辦公室的稱號。

許多歐洲國家都有自己的花神,寫有自己的咖啡館傳說。

匈牙利作家馬洛斷言,沒有咖啡館就沒有文學。 奧地利作家阿爾滕貝格說,如果我不在咖啡館,我就在去咖啡館的路上。

前南斯拉夫作家、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安德烈亞斯的《特拉夫尼克紀事》也是從故鄉特拉夫尼克的一家舊咖啡館開始的。

在歐洲,咖啡館是文人雅士激發靈感的地方,它也是追求歲月寧靜的普通人,是歐洲人們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

5月15日,停業兩個多月的奧地利餐飲業重新開始,民眾發出了歡呼聲。 三天后,意大利咖啡館、餐廳等開放式食品,許多人走向咖啡館,在意大利式濃縮咖啡中開始了新的一天。

帶著口罩的咖啡店

位于薩拉熱窩拉丁美洲大橋北側約100米的老城深巷,有各種各樣的咖啡館。 6月的一個晴朗的下午,白頭發的切特瓦塔科坐在木制的咖啡館里,用銅制的咖啡杯慢慢地吸著波斯尼亞的咖啡,慢慢地享受時間。 喜歡歷史的他在周邊咖啡館里享受了無數早晨的睡意。

【快訊】歐洲咖啡館文化的回歸

但是,這個下午和以往不同,切特瓦塔科的下巴上掛著白色口罩,咖啡館的服務員把口罩戴在臉上,這是切特瓦塔科所沒有的咖啡館體驗。

疫情還沒有結束,現在的歐洲咖啡館依然在負重前行。 在進入管制措施降級第二階段的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規定咖啡廳的室內客人不得超過容量的40%,工作人員必須戴口罩。

在法國,疫情較少的綠色區域內咖啡館恢復了室內營業,但法國島地區(巴黎地區)等少數橙色區域,僅限于露天座位的開放,禁止室內用餐。

根據防疫規定,奧地利咖啡館不再采用鹽瓶和面包籃,不再向顧客提供報紙。 喝咖啡看報是維也納的特色,但不方便消毒的報紙,早在咖啡館不得不暫時犧牲的說法就流傳了下來。

拯救咖啡館

疫情展現出咖啡館繁榮背后的脆弱性。 疫情爆發前,意大利羅馬市中心著名的金杯咖啡館和圣·愛斯特基奧咖啡館每天消耗20至30公斤的咖啡,而現在每天的消費量只有3至6公斤。 在比利時,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咖啡館面臨破產。

【快訊】歐洲咖啡館文化的回歸

意大利和比利時的咖啡館面臨的困境是整個歐洲咖啡館行業的縮影。 拯救咖啡館、保護歐洲生活習慣的呼聲此起彼伏,各國紛紛展開行動。

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市決定,市內所有露天場所開放,廣場、街道、庭院免費在周邊咖啡館、餐廳擺桌子營業,整個維爾紐斯將成為一家巨大的露天咖啡館。

巴黎市議會可以免費占用咖啡館、餐廳等公共空間的一部分,在人行道、停車場等處放置桌子,但桌子的間隔必須保持在1米以上,每張桌子的人數不得超過10人。

奧地利維也納咖啡館商會主席賓德呼吁人們去咖啡館恢復維也納的生活習慣,拯救咖啡館文化。

比利時咖啡館聯盟呼吁市民花在咖啡館的費用,用實際行動幫助咖啡館度過難關。 (參加記者:張修智、徐永春、唐雯、劉芳、陳占杰、李潔、馮俊偉、趙菲菲、郭明芳、袁亮)

標題:【快訊】歐洲咖啡館文化的回歸

地址:http://www.kokofreetradezone.com//myjy/16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