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569字,讀完約4分鐘

今天,我們送別江澤民同志,總想寫點什么,表達內心的哀思。11月30下午,聽到江澤民同志逝世的消息,感到吃驚和意外。雖然他已經96歲了,但總以為他會活過百歲。我曾經有幸三次近距離見到過江澤民同志,最后一次見他是2009年,那時他已經83歲了,但完全看不出一個老人的跡象,他仍然聲音洪亮,步履堅定,侃侃而談。2006年底我隨長輩去上海江澤民同志家中看望他,當面將我拍攝的紀錄片《日出江花紅勝火——江澤民同志訪美追蹤》的光盤送給了他。我不知道后來他是否看過這部紀錄片,只記得他得知我在做國際傳播工作時,要我回北京后去找找趙啟正。我告訴江澤民同志,我和啟正部長很熟悉,因緣還是這部紀錄片。

時間拉回到1998年初春,兩會召開之前,我剛剛完成了《日出江花紅勝火——江澤民同志訪美追蹤》的制作,我的兩位好大姐,一位是電影資料館的岳曉湄,她也是這部紀錄片的監制,另一位是人民日報資深記者賴仁瓊,她因為采訪而與我成為好友至今,我一直叫她賴大姐。岳大姐和賴大姐當時很受這部紀錄片的感染,她們拉著我去見剛剛從上海調來上任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的趙啟正。記得第一次見到趙啟正部長,他正在辦公室寫字。聽了我的匯報后,他立即組織國務院新聞辦的干部們集體收看了片子,并評價其為一部對外宣傳中國的好作品。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有幸經常向啟正部長請教如何做好國際傳播。記得那是2004年8月的一個早上,我收到啟正部長的短信:剛剛在中央電視臺上看到了你的節目,我流淚了。那是CCTV-4播出的《讓世界了解你》欄目中紀念鄧小平誕辰百年的一期節目,題目叫“難忘1977”,節目中幾位嘉賓回憶了1977年恢復高考的故事,其中一位嘉賓就是啟正部長的弟弟趙啟光教授。

啟正部長退休后常駐上海,這幾年因疫情鮮有走動,已經幾年沒有見到他了。

12月2日晚上,我突然收到啟正部長的微信:有人提到《日出江花紅勝火》,那不是你做的片子嗎?其中有些片段可以再作為短視頻傳播的。

我告訴他,我們正在做剪輯。他要我發給他,他在上海轉發,并指導我如何做好標題設計,以適應自媒體傳播。

最近幾天,“回憶江澤民同志訪美紀實”短視頻系列,在自媒體上的觀看量已經達到了幾百萬。我意識到,視頻中有些鏡頭從來沒有在媒體上播出過,包括江澤民同志彈琴、跳舞、唱歌、唱京劇、說英語,機智風趣回應記者挑戰,幽默對應聽眾尖銳提問等等。二十五年過去了,這些畫面和背后的故事仍然鮮為人知。

在哈佛大學演講時,有聽眾提問:如何看待會場外面的抗議?江澤民同志幽默地說:“雖然我已經71歲了,但是我的耳朵還很尖銳,剛才我在演講的時候,我就聽到外面高音喇叭的聲音,但是我想我唯一的辦法,就是我的聲音要比他們還高”。全場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和笑聲。

在費城訪問爵碩大學時,當江澤民同志收到校長贈予的足球衣時,用英語風趣地說:My grandson likes football very much.(我孫子非常喜歡足球),會場上響起熱烈的掌聲和歡笑聲。

在夏威夷,他彈吉他為州長夫人伴奏;在洛杉磯,他清唱京劇《捉放曹》中的“一輪明月照窗下”,讓全場都笑翻了。

在跟蹤拍攝江澤民同志訪美的8個日日夜夜里,到處捕捉到的是他風趣幽默、多才多藝的個人風采。許多美國人說他展示了一個現代中國的風貌。

感謝啟正部長的提醒,讓我和團隊這幾天把這些片段剪輯重新在自媒體上發布,與更多朋友分享那些珍貴的畫面。

他是一位政治家,但在我們的鏡頭里,他活潑風趣、隨和親切,時常會露出天真的笑容?;乜?997年那次跟蹤拍攝所留存的素材,從夏威夷、威廉斯堡,到美國首都華盛頓、費城、紐約、波士頓、洛杉磯,他每到一處都帶來歡笑與掌聲。人們說,和他在一起很輕松。

敬愛的江澤民同志,今天我們送您遠行。您一路走好!乘愿再來!

(諸葛虹云有感于2022年12月6日清晨)



標題:諸葛虹云回憶:鏡頭里的訪美花絮

地址:http://www.kokofreetradezone.com//myjj/46559.html